几度旧梦赋水彩 而今晚情归弘馆—庄弘醒先生在美术馆开幕式上演讲 2019-06-30

庄弘醒先生在美术馆开幕式上的演讲


庄弘醒美术馆开幕现场
 
 

尊敬的各位来宾:
我今天参加以我名字命名的美术馆开幕式,我觉得很陌生,有点不习惯。实际上,这个美术馆是在钱总和巨人集团的努力下,以对南浔文化的重视和对南浔人文历史的情怀,才造就了这个美术馆。我想,我的名字只是一个代号。

今天,我主要想用三点来讲我的感想。

 







 庄弘醒先生致辞


NO.1
第一,美术馆的建立是冥冥中的天意,是机缘巧合中的巧合。我记得65年前,有一个非常英俊的,穿着海军服的转业军人,就是钱总的父亲——钱艺农先生,他成为了我的挚友。那时候南浔画画的人很少,我们在一起就非常开心。1956年,我们都考取了大学,我考取了南京,他考取了上海。我们曾经有过频繁的通信。后来,57年、58年,随着时间长了之后,我们就慢慢地失去了联系。

董事长钱江展示其父亲50年代与庄弘醒先生的通信
 

1977年南浔美术兴趣小组:钱江(中下) 王屹(正中)

20年之后,1977年,因为我回家乡看望祖母,很有幸,又跟钱艺农先生匆匆见过一面,他带我到藏书楼查找资料,因为我在画鲁迅的故事。可是,这就是我们的最后一面,成了永别。有幸的是,我在南浔的1977年间,曾经应文化馆的要求,给南浔的一些少年上课。其中,就有一位是钱艺农先生的儿子,就是现在的钱总。还有一位现在是美术馆馆长,王屹先生。

 





 钱江、王屹重逢庄弘醒先生


后来,中国水彩画论坛的马百齐先生带两位南浔的朋友来找我,我才知道,那就是钱江先生和王屹先生。我们一见如故,几十年的往事历历在目,谈得非常动情。第二年,我跟他们又有了联系,一来二去,就成了现在的美术馆。

 







返乡并考察木心美术馆


通过这个美术馆,我有这样的一个感觉。就是所有的巧合都建立在真情的基础上。每一个环节,如果没有真情实意,没有那种情怀,那么,我这个美术馆的线早已断了。所以我感到,真情在人间多么的重要。

 







庄弘醒美术馆群贤毕至


NO.2
第二个,我要说的是,我是晚年遇知己。我自己深有体会,画画、学习美术,是一件非常冒险而且艰难的工作。我可以这样说,它的成功率是百分之零多一点。所以画画是很艰难的事,充满着很多偶然性。我五十岁的时候画江南,我自己比喻是,南浔话叫“无头苍蝇”,因为是一个没有希望的理想。但是我坚持下来了,因为画画需要一种非凡的职责。我这一生碰到很多困难,这种坚强毅力我具备,所以我画下来了。

 
庄弘醒先生创作


在我晚年的时候很荣幸,我有一个学生葛高路(注:著名策展人),他介绍了李安源先生(南京艺术学院人文学院副院长)给我。他看了我的画之后说,你的画有精神内涵,有你自己的风格。所以,他介绍了南京艺术学院的院长刘伟冬先生给我。由于他们的帮助和关心,我曾经在南京艺术学院美术馆办过一次展览,这个展览应该是我这一生中比较成功的一次。后来,吴为山先生,也就是现在中国美术馆的馆长,他看了我的画册之后,给我打了三次电话。他说,庄先生,你的画是当代绘画转型的一个代表,我想给你办展览,并且想把你的画留在中国美术馆,因为只有中国美术馆才能将你推向世界。展览之后,确实,我受到了中国美术馆学术部的重视,把我的画推到国外去展览。应该这样说,没有这些人的关心和帮助,我现在还是一个“无头苍蝇”。我想,这还是和美术馆的成立一样,也是出于真心诚意,是各位对艺术的热爱和绘画的重视,才会给予我这样的帮助,这就是人间很重要的一个真情实意。








2016南艺个展《桑园》






2017中国美术馆个展《梦里依稀》


NO.3
最后,我必须要讲的就是我为什么要画南浔,为什么要画故乡,为什么我五十岁以后,花三十年时间去画江南。这是因为我对南浔亲人的感恩。我出生在战争年代,没有在父母身边长大,因为父母到远处参加抗战了。是我的祖父母在抚养我,关心我。我有一个非常深刻的印象。一个冬天,我祖父穿了宽大的棉袍,他从袖子中掏了半天,掏出两本书,这成了我的第一本水彩画册。这本水彩画册陪伴了我很长时间,连我自己也没有想到,我晚年是在画水彩。这对我祖父的在天之灵,今天才给到一个安慰。而我的祖母,是一个不识字的老太太,一辈子守着一个老屋七十年,也没有照片,但是她对我的关怀是无微不至的。我小时候喜欢乱扔东西,但是只要是我画的画,她每一张都捡回来保存好。在我一生中,一想起祖母对我的关怀,我都感动得想流泪。在祖母的晚年中,我遗憾的一件事情就是,她一生没有照片,我画的速写像就变成了她的遗像。我祖母一生没有出过远门,我就把画她的画带到中国美术馆展览,现在到国外去展览,就是出于感恩之心。还有我在南浔的小学启蒙老师——范孝三校长,我的中学老师杨育源先生,我父亲的同辈人林黎元校长,他们都一直在关心和帮助我,还有我的亲友们。所有的这些都支撑我,一定要把对南浔的回忆画下去。

 

 
杨育源(左) 庄弘醒(中) 林黎元(右)
 

《守住家园的祖母》 2008年,纸本水彩,66cm×51cm
 

《父母的青春》 纸本水彩,70cm×52cm


1977年故居速写
 
 
 

1977年南浔速写


所以,我今天讲的三点,无论是童年我的长辈对我的抚爱,无论是这个美术馆的建立,无论是钱江父子的真情,无论是我的同行们对我的关心和帮助。我觉得,回忆我的家乡,就是真情实意。真情实意是什么,就是人间大爱。我认为人间大爱是人的人性当中最珍贵的部分,我的美术馆就体现了人间大爱。这就是我这次发言的感恩。

 
馆长王屹为庄弘醒先生题诗
 
最后,我要读一首诗,我的美术馆馆长王屹先生为我作的一首诗。他说,少小离家耄耋还,乡音未改鬓霜染,几度旧梦赋水彩,而今晚情归弘馆。
 
 
《夕照西楼》 2003年,纸本水彩,60cm×50cm
 

《豪门后埠》 2002年,纸本水彩,60cm×51cm
 

《漫步藏书楼》 2008年,纸本水彩,65cm×50cm
 

《江南雨意》 纸本水彩,61cm×50cm

上一篇:庄弘醒美术馆——南浔文化客厅

下一篇:共话庄弘醒作品的艺术魅力——庄弘醒美术馆开幕式座谈会摘要(上篇)